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韩国特价酒店 >

2019年女婿全家被老丈人灭门案女儿出谅解书为父保命结局如何

发布日期:2022-04-29 12:12   来源:未知   阅读:

  其实并不是一起多么错综复杂的案件,无非就是女儿女婿闹离婚,女婿带着自己的父母来到丈人家里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时候,被自己的老丈人一怒之下全部杀害了。

  整个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嫌疑人张志军也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是一个铁证如山的铁案。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证物证聚在的铁案,杀人凶手却差点因为亲女儿出具的“谅解书”而被免去了死罪,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邹成海与妻子杨会芬都是吉林省公主岭市毛城子镇中学的高级教师,两人教书育人三十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十分优秀的学生,无论是学校领导还是街坊邻居都对他们老两口赞誉有加。

  老两口有一个儿子名叫邹朔,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在成都工作,儿子也算争气,毕业没两年就在成都这座大城市站稳了脚跟,事业稳定之后儿子也就在成都娶妻生子建立了自己的家庭。

  二老的儿媳妇名叫张静(化名)和儿子是大学时期的同学,两人于2017年7月为二老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大孙女。一开始一家人都为这个小生命的诞生而高兴,可没过多久,儿子与儿媳的夫妻关系就变得越来越差,发展到后来竟然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2017年11月与2018年12月,儿子邹朔曾两次向当地法院起诉离婚,但两次起诉都没有获得人民法院的支持,此后儿子与儿媳的矛盾日益激化,夫妻二人的隔阂也越来越深。

  2019年春节前夕,思儿心切的二位老人趁着学校放寒假,不远千里赶到了儿子生活的城市——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可刚一来到儿子目前居住的房子时两位老人就大吃一惊,不因别的,只因这间屋子并不是儿子邹朔自己名下的那套房产,反而是他在外面租住的房子。

  见到父母那意料之中的表情,儿子邹朔将二老的行李放好后,详细地向二老叙说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邹朔与妻子张静结婚之后没多久,二人在生活中便已经产生了矛盾。婚后的妻子与大学时期与自己恋爱那时相比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不再对自己百依百顺,反而变得忽冷忽热起来,就连自己的老丈人也是对自己爱答不理。

  2016年10月,忍无可忍的邹朔准备与妻子离婚,可就在这时,妻子被检查出已有身孕,孩子的突然到来打破了邹朔原有的计划,但也正因为孩子的到来让邹朔又重新燃起了与妻子重修旧好的希望。

  妻子怀孕之后丈人与岳母为了方便照顾妻子就都搬进了邹朔的家中,起初一家四口一直和睦相处,相安无事,可到了后期,妻子总莫名其妙的对自己发脾气,老丈人也总是向自己提意见,搞得明明是住在自己家里的邹朔却明显感觉到自己好似是一个外人。

  2017年7月妻子为自己诞下了一个女婴,邹朔非常疼爱她,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女儿的降生反而激化了他与妻子以及丈人之间的矛盾。在此后的生活中,邹朔与他们经常会发生激烈的争吵,搞得邹朔的心情十分压抑。

  2017年10月28日,这份积压已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这天,闲来无事的邹朔在自家屋里点燃了一颗香烟,本想着借着尼古丁与焦油让自己压抑已久的心情得到片刻的舒缓,可怎料,他这边刚点燃香烟,自己的老丈人就在另一边破口大骂道:

  “孩子这么小你就在家抽烟!那烟雾要是被孩子吸进身体里那还得了!你是怎么做爸爸的?”

  自己明明是住在自己的家里,可现如今竟然连抽一颗香烟的自由的没有了,受够了这一切的邹朔扭头向自己的丈人吼道:

  “我在我自己的家里抽一支烟怎么了?你们住在我家里怎么这么多破事?再者说那孩子是我的女儿,我能不心疼她吗?我又没在卧室里抽,你们至于这样大惊小怪吗!”

  坐在里屋的张静也听见了丈夫与父亲的争吵,但他却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制止,反而是帮着父亲教训起了邹朔。三人越吵越激烈、越吵越上头,最后邹朔一怒之下收拾了行李离开了这个让他压抑已久的家。

  邹朔就在彭州市新民西街租了一个房子暂时住了下来。此后不久邹朔就到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可法院并未支持他的离婚诉讼。2018年年末,邹朔又一次以“夫妻关系破裂”为由申请起诉离婚,但依旧无功而返。

  两位老人捋清了头绪之后,最为关心的问题就是一旦他们离婚,孙女会判给谁来抚养。邹朔表示女儿是邹家的血脉,自然是要由他来抚养,但妻子那边却以自己品行不端为由拒绝交出孩子的抚养权,邹朔因为这件事多次与其发生争吵可始终无果。

  听到这时,两位老人便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了。自家的孙女怎么能一直让他们家把持着,于是乎两位老人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张静,表示他们来到了彭州,想要探望孙女。

  一开始,张静的态度极其坚决,她表示孩子现在生病了不方便探视,邹母听到这样的话立刻对她说道:

  “张静我告诉你!现在还没有判决离婚呢!我们也享有孩子的探视权,你要是阻挠我们,我们就可以告你!”

  2019年1月10日上午,邹成海与妻子杨会芬带着儿子一同来到了孙女的住处。两家人刚一见面就马上针对孩子的抚养权问题发生了争执,双方一开始只是口头上的争吵,发展到后来竟然产生了肢体接触,眼看着场面即将时空,尚存一丝理智的邹朔想要将两拨人拉开,可就在此时,邹朔的老丈人张志军从厨房抽出了一柄剔骨刀,威胁邹家人“要是再吵就捅死你们!”

  邹成海与妻子认为他就是吓唬自己,不可能真的杀人也就并未在意,可怎料,失去理智的张志军上来就是一刀,一下便捅进了邹朔的胸口。

  邹朔的胸口瞬间涌出一股鲜血,邹母见到儿子被捅失去理智般的要上前与张志军拼命,张志军见状又捅了杨会芬三刀!刀刀致命!

  邹朔他又给了上前阻拦的邹成海一刀,就这样,邹家一家三口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其中,邹朔与其母亲因为伤势过重、流血过多当场死亡,邹父虽然只挨了一刀同时也获得了及时的救治,但由于张志军这一刀直逼要害,邹父最终还是不治身亡了。

  行凶之后,张志军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向警方自首,并且留在了案发现场等待警方到来。

  2019年12月20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志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张志军不服随即向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

  2020年10月28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审理后改判张志军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死刑”与“死缓”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却有着天壤之别,死刑基本上就是必死无疑,而“死缓”基本上则是必生无疑。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现如今一个铁证如山的铁案、一个连杀三人的凶手,一个一审已经被判处了死刑的罪魁祸首,怎么就在十个月之后获得了一线生机了呢?难道此案还另有隐情吗?难道张志军的家人做了手脚吗?

  2021年7月21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对此案进行了审理。在庭审过程中张志军的女儿张静(化名)向法庭出示了一份“被害人家属谅解书”。

  张静此人在本案中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一方面她是被害人邹朔的合法妻子(二人还未离婚),属于被害人家属;但同时她也属于凶手的至亲,是凶手的亲生女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或许也是这起案件的帮凶。

  如今邹朔一家三口全部被杀,作为邹朔“遗孤”的张静自然而然成为了丈夫遗产的合法继承人,简单来说就是——张静的父亲将张静丈夫全家杀害,使得张静毫不费力的继承了邹家所有家产。怎么样,是不是非常微妙?

  要知道光邹朔名下的那套房产就价值110多万(2020年9月该房产挂牌出售,售价112万),当初人家可是全款买的房,张家人一分也没有贴补。

  如今,张静又以被害人家属的身份提出了谅解,请求法庭饶过自己的父亲一命,这显然有失公允,但在法理上又确实通顺。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采纳了张静的“谅解书”,并最终同意了张静的轻判父亲的请求。女儿的一纸“谅解书”还真就成了凶父的“免死令”了。

  “张志军在犯案后有自首、自愿认罪等情节,符合从轻判罚的规定。另外被害人在并未告知的前提下突然到访,并且抢夺孙女,进而激化了双方矛盾引发惨案,所以被害人对这起事件应承担直接责任。而张志军为了维护家人安全在一时冲动之下才发生了激情犯罪,这点在其捅伤邹成海后并未继续加还上可以得到证明。因此,张志军在主观上并未存在恶意,不属于犯罪动机极其恶劣、犯罪目的极其卑鄙、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情形。”

  综上所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志军判处了死缓判决。被害人家属在得知此事后对法院的判决十分不满,随即他们便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希望法院对此案进行再审。

  2021年8月18日,被害人家属发布了由毛城子镇365位百姓联名签字的请愿书以及被害人生前教师同事的请愿书,这些人都表示对二审死缓张志军的判决无法接受,请求法院再审此案,还被害人家属一个公道。

  2021年8月20日,犯罪嫌疑人张志军在四川省绵阳监狱内接受了再审。在长达6个小时的再审过程中,犯罪嫌疑人张志军说出了一个之前从未提到的信息——他的女儿张静(化名)在案发后偷偷换了门锁。

  随即,被害人家属陈述了关于张静可能在此案中存在共同犯罪的嫌疑,存在故意拖延救治时间等问题。

  从始至终张家人一直都在说邹家三口是来“抢孩子”的,可在案发现场并无打斗痕迹、张家人和孩子的身上也无任何伤口,我们无法得知邹家三口到底是如何“抢”的孩子。

  另外,案发时邹朔与张静并未离婚,邹朔带着孩子的亲爷爷、亲奶奶回到自己产权的房屋内看望自己的孩子,何来“抢夺”一说?

  整个行凶过程张志军一共向被害三人连刺8刀且刀刀致命,一个“主观上并无恶意”的人怎么会向自己的亲家与女婿下如此杀手?

  张志军及其家人一直在说邹朔从始至终都未对女儿尽到抚养义务,但是婴儿出生2017年7月,孩子出生仅三个月后邹朔就被张家人赶出了家门,且被勒令禁止探望女儿,试问再此前提之下被害人邹朔又怎能尽到父亲的义务?

  2021年12月31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张志军女儿出具的谅解书并不能表达被害人的真实情感,且张志军在实施犯罪是确实存在主观恶意,符合故意杀人罪。因此,法院决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志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教师夫妇三口遭用剔骨刀杀害,二审法院称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死刑改判死缓 》——九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