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留言咨询 >

军士来了!我军“军士”和“士官”军衔都有哪些变化?

发布日期:2022-05-23 12:13   来源:未知   阅读:

  经主席习批准,日前印发《军士暂行条例》《义务兵暂行条例》,以及《军士职业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士兵退役工作暂行规定》《关于士兵制度改革转换过渡有关问题的通知》等配套法规,均自2022年3月31日起施行。

  很多人都知道,我军目前的“军士”,在2022年以前叫“士官”;而在90年代以前,“军士”和“士官”是完全不同的军衔等级。那么,“军士”和“士官”有什么区别?我军“军士”和“士官”军衔都有哪些变化?

  1955年我军首次实行军衔制。这一年,我国颁布兵役法,开始实行义务兵役制,士兵构成比较单一,士兵军衔也相对比较简单,设二等五级:

  根据1955年8月国防部长彭德怀、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签发的《关于军士和兵评定军衔的指示》和1962年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签发的《解放军士兵编制军衔》,军士军衔的授予和晋升条件为:

  1988年我军重新实行军衔制。1988年时我军实行以义务兵为主,义务兵与志愿兵相结合的兵役制度。志愿兵与义务兵性质不同,因而在军衔设置上,将志愿兵与义务兵区别开,志愿兵的军衔为士官,分军士长和专业军士两级,义务兵的军衔则完全与1955年军衔制相同,即分军士三级、兵两级。新军衔制士兵军衔共三等七级,较1955年新增设了士官军衔,士官和军士是完全不同的军衔等级。

  军士长:授予经过军事院校培训,被任命担任基层行政或专业技术领导职务的士兵。

  专业军士:授予服役满五年以上,自愿继续服现役,经批准担任专业技术工作职务的士兵。

  1993年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士兵军衔仍按兵役性质分为志愿兵役制士兵(士官)和义务兵役制士兵(军士、兵)。军士和兵的军衔不变,士官军衔有重大调整,军士长、专业军士各划分为四个级别:

  四级军士长、三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一级军士长;四级专业军士、三级专业军士、二级专业军士、一级专业军士。四级为最高,一级为最低。

  士官军衔共分八级,这是我军士官衔级最多的时期;加上义务兵役制士兵的军士三级和兵两级,士兵军衔共设四等十三级,也是我军士兵军衔等级最多的时期。

  士兵军衔的授予和晋升,军士、兵与1988年一样;军士长和专业军士各级的晋升为四至五年。

  △左起,上排:陆军四级军士长、陆军三级军士长、陆军二级军士长、海军一级军士长;下排:陆军四级专业军士、陆军三级专业军士、空军二级专业军士、陆军一级专业军士。

  1999年,根据我国兵役制度的变化和军队建设的需要,我军修改了士兵服役条例,以适应我军义务兵服役期缩短,士官数量增加的形势。取消了军士衔:上士、中士、下士;士官军衔将军士长和专业军士合并为六级,区分为高、中、初级士官;兵仍为二级。

  士官实行分期服役制度,服役年限分别为:第一、第二期各3年,第三、第四期各4年,第五期5年,第六期9年以上。

  2009年,我军再次修改了士兵军衔等级。根据我军士官分期服现役制度更改为分级服现役制度,将士官军衔由六个衔级调整为七个衔级,恢复原军士衔的上士、中士、下士,士兵军衔包括志愿兵(士官)三等七衔和义务兵两个衔级,共四等九衔:

  这次恢复的军士(下士、中士、上士),1999年以前是义务兵军衔,1999年至2009年取消,2009年恢复,但性质已经不同,成为士官(志愿兵)军衔。

  2022年2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衔级制度的决定草案提出,士兵军衔分为军士军衔、义务兵军衔。军士军衔设“三等七衔”。

  高级军士:一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三级军士长;中级军士:一级上士、二级上士;初级军士:中士和下士。军士军衔中,一级军士长为最高军衔,下士为最低军衔。义务兵军衔由高至低分为上等兵和列兵。

  虽然士兵军衔总的等级(四等九级)没有调整,但是在军衔称谓上有了显著的变化:

  一是将“士官”称谓改为“军士”,这是根据去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将原兵役法的条款“志愿兵役制士兵称士官”改为“志愿兵役制士兵称军士”。

  二是上士分为两级,即将原“四级军士长”改为“一级上士”,将原“上士”改为“二级上士”。修改后,从称谓上更为合理,以前的士官包括军士长和军士,这次统称为军士。

  第—,士官始终是志愿兵军衔,而军士最初是义务兵军衔,以后改为志愿兵军衔,反映了我国兵役制度和兵员结构的变化。

  第二,士官(志愿兵)军衔进行过多次调整,从称谓到等级都有很大变化,反映了志愿兵制度的不断调整、完善。

  第三,士官等级总体上不断增多,从1988年的两级到目前的七级,与志愿兵成为士兵队伍的骨干和主体相适应。

  第四,士官改称军士,军衔称谓从“官”到“士”的变化,体现了内涵上真正回归了兵的身份。